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民主峰会”:为民主?为霸权!
发布日期:2021-12-08 15:23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白玉广、魏南枝分别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美国政府召集的线日登场。这个所谓的“民主峰会”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恰恰站到了民主的对立面。什么是民主?顾名思义,人民的统治。中国、俄罗斯、埃及、土耳其和大批亚非拉国家的数十亿人民被美国政府“当家作主”界定为生活在“不民主”区域。以“民主”为名举行的峰会,其标准制定和议程设置本身却充满了“不民主”。不由得让人质疑,此次“民主峰会”的真正目标是所宣称的“加强世界各地的民主”吗?

  显然不是!这个所谓的“民主峰会”是只有美国政府才能“把持民主定义权”的宣誓会,是以“民主”为幌子挑动阵营对抗的动员会,是从美国自身利益出发分割世界的霸权维持会!

  托克维尔在《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曾经发出过一个著名的警告:美国的民主可能会变成穷人的。然而,不那么被世人所知的是,他还警告说,美国的民主可能成为少数富豪的专制统治。

  今天,美国内部对富豪统治及寡头政治化的批评声不绝于耳,美国政治学家吉伦斯撰写的《财富与影响力》、哈克和皮尔森撰写的《赢者通吃的政治》等诸多政治学著作,无不在揭露美国的民主正在被富豪所腐蚀——托克维尔对“穷人的”的担忧低估了美国精英政治抵御大众民主的能力,而他对“富豪的专制”的担忧正在成为现实。

  当前美国社会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达到了历史新高度,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加剧了美国的贫富悬殊和阶层固化等痼疾。这种不平等与美式民主的结合,正在引发一个恶性循环,并最终有可能彻底破坏民主本身:美国的民主被偷换概念为选举政治,富豪花钱购买政治影响力,例如竞选捐款使选举政治进一步蜕变为金钱政治、游说集团左右议程设置;富豪利用这种政治影响力来确保他们受益的政策得以通过和执行,而这些政策会让他们更加富有,尽管这些政策的代价是公共支出和财政赤字的不断膨胀;富豪用不义之财继续甚至扩大购买更多的政治影响力……美国政治、经济和社会运行因而陷入这样一种持续的恶性循环之中。

  显然,美国的富豪统治及寡头政治化是民主的威胁。从根本上说,美国今天所深陷的恶性循环才是美国面临的真正威胁。

  美国杂志《纽约客》网站11月30日在题为《“民主峰会”提出了一个尴尬的问题:我们的民主能否持久?》的文章中指出,在过去一年里,从公民投票困难度、党派意识形态绑架选举管理者、有色人种社区选举权被剥夺等多个方面来看,美国政府改善国内民主的前景十分黯淡。

  《华盛顿邮报》从2017年起报头变为黑字,“民主在黑暗中死去”,这个报头一直延续至今。不满于“黑暗”的美国人用“大辞职”对抗自己所处的恶性循环,“如何对抗老板”成了美国社交媒体热衷讨论的线万人辞职,辞职率刷新了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诚然,富豪们完全有能力通过全球产业布局将这些辞职者永远排除在资本经济循环之外,也就是劳动者被劳动所抛弃。但是,美国作为一个政治国家,是由包括富豪和穷人在内的所有美国国民所组成的,穷人的愤怒是美国国内治理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当前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撕裂的重要原因;而美国作为一个霸权国家,绝大部分霸权利益是由富豪们所垄断的,美国的国家机器与富豪结成利益同盟才是美国霸权的根基,然而美国自身的国家治理能力已难以维系这一根基。

  是以,美国的霸权危机源于政治国家利益和霸权国家利益二者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的激化,而美式民主的寡头政治化就是这一矛盾激化的产物。

  美国民主的堕落决定了美国政府缺乏改善其经济社会政策的意愿和能力,美国所处的恶性循环决定了上述结构性矛盾仍将持续恶化。以“加强世界各地的民主”为名召集此次“民主峰会”,看上去是美国霸权的一种表达方式和实现手段,实际上是在掩盖或转嫁美国上述内在矛盾。

  古往今来,人类社会的治理方式是丰富多样的,民主是其中的一类;综观世界,民主政体的多样性是民主得以在不同国家扎根和发展的生命力之所在。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的最大特点是,通过对国际机制和规则的主导,来维系该体系的运转和治理,并从中获取霸权收益。而将自己包装成为“民主灯塔”,向全球推行美国民主,是其霸权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国家的经济金融化和经济全球化这两股力量推动下,发达经济体国家的竞争优势已持续减退,例如美国的产业空心化导致其科技霸权与实际生产能力之间的鸿沟在扩大,导致美国的经济霸权趋于萎缩。随着经济民族主义在美国和欧洲的兴起,美国领导的同盟力量也趋于弱化。“民主峰会”是美国政府重建“帝国”同盟关系的重要步骤。

  美国政府自封为此次“民主峰会”唯一的评判者,规定谁是“民主国家和政府”,然而,其评判标准是多重甚至混乱的,不过是用“民主”掩盖美国的战略利益罢了。这种混乱的标准恰好证明美国霸权能力的衰减,只能依靠祭起“民主大旗”拉帮结派,以此分裂世界、制造对立冲突,企图从中攫取霸权利益。

  “民主峰会”的意图则是明确的,即基于冷战思维、用意识形态划分阵营。美国政府既试图通过树立共同的敌人来弥合内部分裂和强化所谓的“民主同盟”,又企图以“民主评判者”自居来号令天下。但是,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的当今世界迫切所需的是国际合作与和平,美国召集“民主峰会”之举恰好与其背道而驰——合作而非对抗才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之所在。

  诚如《纽约客》网站刊登的文章所质问:当自己的民主都陷入困境时,美国政府还在一厢情愿举办“民主峰会”,拿不出明确有效的措施防止美国的民主滑坡。不仅如此,虽然美国政府希望用“民主峰会”维护其霸权地位,却无奈地发现,实际效果很有可能是在进一步暴露美国的霸权危机:越来越多国家将会因此认识到,美国政府真正关注的是美国的霸权利益,而不是世界的民主!自主小车之争 北汽E系列竞争车型对比导购本田新款锋范价格曝光 搭15L引擎配思域同款内饰